首页

甜杏免费视频APP下载

办公室激烈叫床戏视频-第283集在线观看

时间:2021-04-21 06:57:48 作者:奥特曼 浏览量:52691

办公室激烈叫床戏视频-第283集在线观看

  男生用龟头紧紧顶在女孩的花心上,感受着阴精冲击和阴道壁收缩的快感。

  " 啊……啊……嗷!校长……搞得我舒爽死了……啊……唉!

东子喝了口酒:“那小娘们,衣服没脱你的心都蹦,衣服一脱,那身材,皮肤,奶头都是通红通红的,下边你干进去就好像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还很快就高潮,弄一会儿就浑身发软了,不像有的老娘们,你干一宿她都没反应。”

  刘小静舒爽得昏厥过去。

  高潮过后,付筱竹不仅没有安静下来,相反,也许是酒力的原因,她变得更加兴奋。两腿一松放开了秦大爷,爬起来跪在床上,小口一张吞了他的龟头,狠狠舔舐着。

  秦大爷只不过有些惊讶,因为昨晚他们做得异常激烈,达到好几次高潮,刘小静更是爽得晕过去好几回,最后软得站不起来,还是自己把她扶到她们寝室门口的。可这才过了半天,她又急不可待地跑来,实在是──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女孩的性慾和体力,真的是很强啊!

  「所以,我也一直在发愁呢!」叶思佳微微蹙起了眉头。

  想到这儿,秦大爷心里又暗暗感激刘小静,如果不是她,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享到这种艳福。他腰身挺动,配合着付筱竹的起落,只插了几下,一滴滴的淫水便顺流而下,打湿了他的小腹。

  秦大爷的门房有两间,在临大门的一间开有一个很大的玻璃窗,在房间里能清楚地看到进出大楼的人,里边是一个套间,两间房之间有一个小门。

  高校长迟疑片刻刚要开口,刘小静接着说:「只要校长肯帮忙,我愿意为校长做任何事儿。「说这话时,刘小静用一种灼热的眼光看着他,显得格外娇媚。

  娇艳的女大学生被老校长爱抚得欲火中烧,乳头坚挺,下身火热,淫水像小溪一样涓涓流出,湿透了窄窄的内裤,她那白嫩柔软的小手深入到高校长的裤裆里,抚弄胀的铁一样的肉棍!

  「哦……好舒服啊……啊……明峰,你的……你的鸡巴太……太大了……把小屄都塞满了……嗯……好美……嗯…嗯……啊!泄了……要泄了……啊……」

  「唔……」付筱竹有些痛苦地咬着嘴唇,虽然经历了一次高潮的阴道内壁已经很湿滑了,但她还是感到有些疼痛,身体仿佛被分成了两半,直到肉棒顶到了尽头,才微微松了口气,脸上却掩饰不住喜悦满足之情。

  但这丝犹豫理智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被涌起的欲焰淹没。紫红的巨大龟头在唇片上来回磨蹭了几下,沾了些淫水,停了片刻后,腰部用力一挺,大半根阳具插了进去。

  在秦大爷眼里,付筱竹当然是个好女孩,只是迫于刘小静,才不得不屈就于他。对于这种明显的「强暴」行为,若放在以前,他是死也不肯干的,但这个月来不断发生的种种,让他对自己人格的信心每天递减,而越没信心,就越想自暴自弃。

  秦大爷看到刘小静不在惊恐,拉起她的小手按在包义坚挺的阴茎上。刘小静这才看到包义钢一样的大肉棍绝对不比秦大爷的驴鞭小,整个肉棍七八寸长,童臂一样粗,龟头有大鸭蛋那么大!龟头后面的冠状沟棱角分明,一条肉棍上布满了凸起的青筋,一挑一挑地向上抖动着,特别是硬度秦大爷的明显不及。

  「他……他不要我了……」刘小静勉强止住哭声,哽咽着说道,「杨明今天跟我分手了……我……我……」

1.  酥爽还未过去,付筱竹又拿起另一个杯子,喝了一口,吐在了龟头上。

2.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刚高潮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昏睡,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着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着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着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地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声在屋里回荡。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潮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了。清晨四点钟,头疼得好像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糊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愣,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叉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坨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再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黏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疯,弄得哪儿都是。”再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

3.  刘小静坐在床的另一边,身上已脱得一丝不挂,一手揉搓着胸部,另一只手在私处不断搅动着,口中呻吟不断。

4.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如棋

第十九章 迷茫中的等待(下)白洁回到镇上,刚下车准备回家,就看见一个她想又不想的人出现在面前。大四,一个给自己连来五炮的男人,虽然是自己和钟诚现在是合作关系。但是白洁对大四就像是对陈三一样,巴不得他们都死了才好。白洁知道今天可能没好事,所以手放包里开始提前做准备了。大四看见白洁笑眯眯的说道:“这不是嫂子么?这么巧,既然碰巧遇到了,嫂子还记得上次和我说的话么?”“你不是说那天过后就和我没关系了吗,为什么还来找我?”“那天我是看在你说放过嫂子,嫂子以后会好好伺候好我大四,我才放过你的,不然那天陈三一准就被老子废了。”“你不怕陈三知道?”“你不说他怎么知道?再说了,他敢来,我就敢把他废了。”说完大四就拖着白洁上车去了镇里的那家星级酒店,白洁不敢反抗,她知道大四是个亡命徒,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路上白洁被大四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在白洁的哀求下才没直接在车上把她给办了。白洁下车看着这家酒店,心里在想,难道自己注定要在这家酒店被其他男人都玩一遍?大四开了个房间,带着白洁走了进去,大四带的两个人在门口守着。白洁把包放在床头柜上,知道自己不能幸免后就打了个电话给陈三,陈三从刚开始就听着这边的一切呢,看来自己还得表现的对陈三死心塌地一点。“大四,我现在已经属于陈三了,放我回去我就当没发生。”“嘿嘿,嫂子,我被你那天的表现深深的吸引住了,如果嫂子表现的好,说不定我大四以后就不找你麻烦了。”“不可能,我为了陈三自己亲老公都不要我了,我现在只属于他,你不要碰我。”大四一听白洁冥顽不灵,上去就一巴掌,娇嫩的脸上立马浮现出红色的手印,毫不怜惜的抱起白洁就把她丢到了床上。电话里的陈三早就怒火中烧了,正在召集人手的陈三听见那清晰的巴掌声,想起白洁对自己的心意,抓上枪就走了,这次大四死定了,作为死缓保释出来的大四,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是可能的,毙了大四后凭着自己哥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随便找个他手底下的人来顶替,说不定还是大功一件呢。被大四打得眼泪汪汪的白洁躺在床上,任由大四解开陈三给自己买的大衣,然后感觉到自己的薄棉衣被向上拉走,胸罩也被解开了。知道自己再反抗就只会更痛苦,反正自己已经给陈三表现出了足够忠诚,而且想起大四上次给自己五炮的场景,下边又是一片湿哒哒的。想到这,白洁站起来自己脱掉了一只棉丝袜,一直脚才刚拿出内裤,就被大四一下扑倒,毫不怜惜的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开始了抽插。早已有感觉的白洁也不管自己一条腿上挂着的丝袜和内裤,屁股迎合着大四就享受起来。大四自从上次和白洁做过之后,一直对白洁念念不忘,之后玩过的女人没有哪个能和白洁相比。快憋出病来的大四忍不住了,亡命徒的他还有什么可怕的,今天在白洁家等了那么久后终于被他等到了。现在看着这个尤物在自己的身下辗转反侧,想起白洁在床上什么姿势都会做的技术,大四恨不得今天再来五炮。白色的床单上原本躺着的白洁已经变成趴着的了,大四抱着白洁的一条腿,腿上的丝袜让大四感觉下边更来劲了。白洁被大四干上了一次高潮,现在又被抽插得啊啊直叫,感觉着自己身体里流出的淫水顺着自己的大腿往下流,连白洁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感觉,只要一被男人插进来,身体就像是爆炸了一样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啊啊啊.....好老公,干死我吧....啊啊啊....快点,再快点.....啊啊啊....我不行了。”白洁随着放荡的言语,一下子瘫软在床上,大四更是卖力耕耘着白洁,第二次把精液怒射进高潮的白洁身体里。白洁躺在床上,自己的阴道还在用力的收缩着,身体里的精液在被缓缓挤出去,虽然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是她真的很想男人再干她一次,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就只是想要挨操。气喘吁吁的大四看着趴在床上的白洁,对着他的阴唇虽然没有了自己的阴茎支撑,但依旧保持着向两边分开的样子,刚射进去的精液一点点的流了出来,这一幕让大四感觉到自己又有了力量,站在床边抱起还趴在床上的白洁,把她两条腿缠在自己腰间,抱紧白洁的纤细的腰,一挺身又进入了白洁的身体,就像是老汉推车一样,只不过现在的白洁还没缓过神来,上半身只是趴在床上。白洁丰满雪白的乳房被自己的身体压的扁扁的,在大四每次的抽插下都会前后的扭动,白洁在这异样的情景下,感受到了身体对更猛烈冲击的需要,就想着要让大四再用力点。“好老公...求求你....深点....再深点.....快点操死我....啊啊啊”白洁娇嫩的身子在魁梧的大四冲击下,绷紧了全身,然后软在床上不停得喘息着,脸上满足的神色让白洁看起来更加妩媚。大四,看着喘着粗气的白洁,想起她那疯狂的索取,觉得干白洁一辈子都干不够。就在大四想着还要再来一次的时候,房间门就响了,大四很不满“不是说了不要打搅我吗?你们两个龟蛋想死是吧?”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嘭的一身被撞开了,一脸铁青的陈三冲了进来,看见白洁上半身趴在床上喘着气,双腿分开膝盖跪在地上,还没合拢的阴唇间大四的精液顺着流了出来,滴在了光滑的地板上。陈三不介意白洁被人操。反正陈三也让别人和他一起操白洁几次了,只是想起那天大四带给自己的屈辱。愤怒的陈三拔出手枪对准了大四,大四现在身上光溜溜的,只有一把自己的肉枪,而且还是软着的。大四只能看着陈三过来一枪把砸在自己头上,亡命徒的他发了狠劲,趁陈三枪砸在自己头上弹起来的时候一把拍掉了陈三手里的手枪。大四猛地一扑就把陈三扑倒了,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打,幸好外边的东子他们冲了进来,几个人一起把大四按倒了。陈三吐了一口带有血水的唾沫,对着大四就是猛踹“操你妈的,上次没找你麻烦,现在还敢来再找我的麻烦,以为我弄不死你吗”大四在地上拼命的挣扎,不过被陈三带的人按的死死的,陈三毕竟不想亲手废了大四,知道大四到了牢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叫过来自己哥派出来的警察就说“把他送回去继续蹲监狱。”白洁听着身后的动静,等所有人走了后立马哭着扑到陈三怀里,试探着说道:“对不起,老公。我弄不过他,你不会嫌弃我吧。”“怎么会呢,看我不是把那王八蛋解决了么?这次他铁定在里边蹲着出不来了。”“老公,我爱你。”陈三听着白洁的话,没当成真的,但是心里的确把白洁当成自己的人了,陈三终于知道自己并不是对白洁有什么感情,而是把白洁当成了自己的财产,自己的东西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没经允许就使用自己的东西就是挑衅,想着就又把白洁按倒在床上,也不理白洁身体里还流着大四的精液,直接就插了进去,直到白洁大声求饶才放过她。陈三上完白洁后,直接简单擦了一下就走了,留下的白洁感受到了陈三对自己的态度,知道自己再怎么争取也别想有安心的生活了。心慌的白洁给钟诚打电话,钟诚说还有五天就回来了,白洁现在把钟诚当成了救星,就想着钟诚能早点回来。白洁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家,王申已经在家等着了。当白洁看见王申的时候吃了一惊,自己才不回家一个星期,怎么王申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王申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一样,可是白洁心里依然有点不适应,改变后的王申看上去也不错,甚至还可以和帅搭上一点边。白洁没有问王申为什么改变,只是感觉到和自己有关。

约基奇47分

陈坤儿子

宝马7系

  在一般人眼里,自以为是人老了,多是这样。但谁也会想到,秦大爷的蹒跚和弯腰,都是为了遮掩胯间的尴尬?真要知道了以后,又不知会作何感想。

安切洛蒂

  少年虽然心里也很急,但却忍住了,只见女孩那颗红红的阴核在不断逗弄下,已经完全充血从皮管中涨了出来,还沾了不少淫液,亮晶晶的……

相关资讯
微博之夜

  第二天白洁一起床就看见准备好的早饭,还有桌上的小纸条“别忘了吃早饭,累的话多休息下。”白洁很喜欢王申这种温暖的关怀,吃完早饭后的白洁立马就被东子找上了,白洁看着这个给自己身体上无限快乐的男人,控制不住地印上了东子的嘴唇,在白洁近乎疯狂的索吻中,两人衣服不知觉得就没了。白洁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挑逗着东子,让东子插入。从床上到地上再到阳台上,再到沙发上,直到东子射了第三次,白洁才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的软趴在沙发上。东子看着白洁对着自己的还在流着自己精液的阴唇,想起她刚才的疯狂,怜惜地轻轻吻了白洁一会儿。等白洁睡了后,东子就离开了。刚才的疯狂让白洁累的又睡着了,醒来后已经快到晚上了。陈三已经知道她回来了,打电话来叫她过去,她不敢不去,对于这个毁了她生活的人,白洁只想钟诚能赶快回来弄死陈三。白洁来到酒店陈三的房间,发现他回到了以前对她不在乎,不尊重的态度。白洁知道如果在她上次走的时候说要离开陈三,陈三一定会哄自己的。现在说要离开,估计就是要打死自己了。如果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值得他重视、珍惜的,那么以后的噩梦一定会很恐怖的。想着就试探的问道:“老公,我怎么感觉你又不爱我了?”陈三昨天听了那些兄弟和孙倩的话后,哪还以为白洁是因为自己才被别人操的,都是装出来的。陈三也不废话直接就上去,蛮横地剥开白洁的小衬衫,把淡蓝色的胸罩一下拉断了。粗暴的扯下了套裙和内裤丢到了门口。白洁一看这个架势,知道之前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自己再不冒险做点什么就等着被陈三毫不怜惜地蹂躏吧。现在的白洁不像以前了,都说女人天生就是演员,白洁的演技立马发挥出来了。眼里含着泪水就冲陈三哭求道:“老公,为什么,你不是说过不欺负我了吗?你不是答应我要好好对我了吗?”陈三一愣,手上动作慢了下来,心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该听孙倩的风言风语。白洁看他手慢下来了,知道要趁胜追击“我相信你会对我好,为了你,不让其他男人碰我,连我老公都不让。现在我老公已经被我气走了,不要我了,你现在也嫌弃我了吗?”说道这,第一次从陈三的身下挣扎了出来,双手抱着膝盖坐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又想起了王申。眼眶里的泪水犹如决堤般涌出来,开始嚎啕大哭。陈三一看白洁抱着腿哭的伤心欲绝又无助的模样,心里像刀绞一般,真的确信了自己不该听那个骚货的话。“宝贝别哭啊,我说过要对你好的,只是很久没看见你,心里想的紧,所以下手重了点,我发誓以后会好好的对你的啊。”白洁知道自己赌对了,哭了一会儿就停了,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真的,以后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什么事都听你的。”陈三看着白洁被自己哄的不哭了,心里认定了白洁对自己有感情的,自己真该好好的对待白洁。所以他又一次的收起了自己的强势,静静的看着白洁。白洁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她又把陈三的心抓到了手里,见好就收地说:“那你还不上来?”陈三一看那还带着泪痕的俏脸,破天荒的不是直接把他压在身下操她,而是温柔的用手抚摸着白洁的每一个地方,从她的脸蛋到她的乳房,从她的细腰到她的阴蒂,从她的翘臀到她的小脚丫。白洁被抚摸的一阵舒服,没想到陈三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不由得说道:“老公......我要。”听着白洁哭过后还有点沙哑的声音,陈三挺起他那粗大长长的阴茎,没有直接一捅到底,而是慢慢的进入白洁的身体。白洁感受到这种温柔的动作,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东子。感受着比东子还要巨大的阴茎用和东子一样温柔的方式进入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想要更大的冲击。“老公,用你的大鸡吧操死我吧。”陈三一听,知道她已经不生气而且做好了受到强烈冲击的准备,立马把猛烈的冲刺起来。白洁感觉到身体里的东西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越来越快的冲击着她,感受着自己的淫水从阴道口流到屁股缝里再流到床单上,控制不住的绷紧全身,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慢慢意识变的模糊。当意识回归,白洁发现自己已经是趴着的了,陈三在身后用力的抽插着,整个房间都回荡着肉与肉之间碰撞的声音和渍渍的水声,又一波快感不断的袭来,直接叫到:“老公....你的...大鸡巴....操的我.....好舒服......快点....快点射给我吧。”陈三听着白洁淫荡的叫床声,感受着阴道越来越紧的收缩着,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烈的冲击着,终于把一大股精液射进了白洁的身体深处。白洁感受到那滚烫的精液射进自己娇嫩的子宫里,浑身颤抖的软在了床上。陈三没有像往常一样射玩就不管白洁了,而是持续的在她身上抚摸,和白洁深情的吻着。

鹤唳华亭

“老公,你真能干啊。”白洁在王申的身后抱住王申,丰满的前胸在王申的背后紧紧的压着,软乎乎肉乎乎的感觉,让王申不由得心里一颤。白洁以前很少和他这么发娇的,这种香艳的感觉让他眼前竟然出现了早晨白洁性感撩人的样子,真的是自己干的,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白洁走了之后,王申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下边,一点干过的痕迹都没有,内裤都是干干净净的。再说要是自己和白洁做的爱,看早晨白洁的样子,弄得肯定很激烈,怎么能一点都不记得了呢?看着白洁和他亲热了几下就进屋去了,那扭动中晃动的小屁股,柔软的腰肢仿佛有一种神秘的韵味,自己的爱妻肯定哪里有点不对了……“妹子,咋没找姐姐出去玩呢?”孙倩在电话里问。“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闹了。”白洁一边打电话,一边脱下了裤子,露出黑色的内裤和到膝盖的黑色薄花丝袜,中间一大段粉白细嫩的大腿,修长浑圆,散发着健康的光泽。“东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来玩,昨晚玩得过不过瘾啊?”孙倩在电话里轻笑着。“别乱说,他想他的呗,跟我有啥关系。”白洁把两条丝袜都脱了下去,提上了一条花的宽松的裙子。“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兴的吗?”孙倩还在说着。“再说吧,去我再给你打电话。”白洁看王申进来就挂了电话。这一会儿,白洁就有点坐立不安。虽然她不想出去,可心里确实有点想去逛逛,可还不好和王申说。王申忙活完了,一看没有做饭呢,就又忙活着要做饭,白洁心里觉得挺对不住王申的,抱住王申的一只胳膊撒娇:“老公啊,你这么累了,晚上咱俩出去吃吧。”

热门资讯